当前位置:89文学网>其他类型>杀鬼之后我去打了网球> 第96章 第 96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6章 第 96 章(1 / 1)

    枕头大战的小插曲就在大家或晕倒或因为新版乾汁失去意识而在枕头以及荞麦壳里睡了一整晚中结束了。

    像风间澈、幸村、不二、白石这样全员无人中招并且回到宿舍睡觉的算是极少数了。

    可能是因为一场带有玩乐性质的枕头大战意外达到了不错的放松效果, 教练组除了让大家把枕头收好,把荞麦壳打扫干净别的什么也没说。

    不过很快,他们就宣布了一个新的消息。

    “完成海外远征的20名选手马上就要回到训练营了, 那时候——”

    “我们将从中挑选出部分选手与这20名队员进行对战。”

    “所以, 各位, 努力去到更高的位置吧。”

    也是这一天, 教练组宣布之后没多久,三船教练也七拐八拐给曾经的后山组传来了一个消息, 或者说一句话。

    “不能拒绝穿着黑外套的人的挑战。”

    几乎有事都会一起商量的大家互相通了通气,风间澈他们不了解那位三船教练,而之前大部分时间都在后山的各位对于集训营内的消息知道的不多,如此交流,也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按你们说的来看,那位三船教练不是无的放矢之人,但是为什么会强调你们挑战的权力呢?”风间澈说完,和幸村、柳相互看了看, 对着切原和久山问道。

    “我们有挑战的权力……我们这个权力有关系?”

    切原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有些不确定。

    幸村给了孩子一个温柔而肯定的目光, 摸了摸他的头,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 切原就瞬间扬起了脑袋, 精神了起来。

    风间澈好笑地摇了摇头, 看向从刚才就捏着下巴思索的久山。

    “教练会和我们强调这些, 恐怕是因为按照教练组给出的名单, 我们很少有人能够上榜, 所以, 如果想要为自己争取一个机会, 就要依靠黑外套的权力。”

    “而且,这次黑外套军团的成员将,都是国中生,所以我猜测,很有可能……”

    久山凉看向一直鼓励着照顾着自己的前辈们,说出了自己的猜想,“这次从146人中挑选出的20人,并没有多少名额是留给国中生的。”

    久山的推测与风间澈他们几个的差不多,之后的名单也证明了他们在这段时间和教练组斗智斗勇中真的变得了解那几位教练了。

    海外远征组归来的当天,训练营公布了与20名一军成员对战的选手名单。

    国中生只有幸村对战NO.11和风间澈对战NO.12的安排,再无其他。

    虽然很多国中生们不觉得自己一定比幸村,比风间澈强,但是他们也认为自己不输给那些高中生,这样的安排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可同样明显的是,他们不能改变教练组的决定。

    而之前商量过的几人则是有一种果然如此的了然,大家交换了一下视线,幸村和风间澈拎着球拍去找人夺取位置,真田则一句话都没有,直接带着切原几个去联系其他后山训练的成员了。

    另一边,刚刚从飞机上下来的成员们站在一起,活动了活动手脚,身上的气势很容易就能够让人将他们和训练营中的普通队员分开。

    “教练们不是说给我们安排了欢迎仪式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切,你还真信那群教练的说法啊。”

    为首的金发男人懒洋洋地掀了掀眼皮向前踏出了一步,其余队员便会意地停下来看向了他,“看来那群教练们又做多余的安排了。”

    “不要浪费太多时间,半个小时之后,NO.11到20回这里集合。”

    “是!”

    *

    从那些人的交流中可以大概推断出,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归来的时候接到这样的“欢迎”,也可以看出,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有这个底气说这样的话,但是这一次,他们注定要大跌眼镜了。

    “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看来这次的挑战者还有点本事啊。”

    “都是废物而已!”

    几个队员已经明显不耐烦了,好不容易看到人往这边走,还能隐约看见徽章的反光,只是可惜,都变成了国中生。

    幸村走在最前面,风间澈和他差不多时间将那位伊达男儿搞定,如今也带着徽章跟在他身后,其余的黑外套军团成员则陆陆续续聚集到这一支队伍里,国中生,全部胜利。

    “哼!”平等院看了一眼之后就收回了目光,旁边一头长发的远野显得更加不能接受,但即便他们不爽,事实也已经摆在眼前了。

    两方面对面,谁也没第一个开口说话,气氛就自己一点点冷下去了,这时候,最后一个尚未归队的远山金太郎拖着袴田伊藏来到了场地内。

    “啊,我来晚了吗?”小金兴奋地朝大家打招呼,也打破了之前凝固的空气。

    半昏迷的袴田伊藏抓住了小金的脚腕,“喂,小鬼,你忘了这个了。”

    他手里举的那个在太阳下闪着光的,就是U17代表队的徽章。

    “多谢啦!”小金欢快地接过徽章别在了衣服上。

    这时候,一颗网球迅速破空而来,砸向远山与袴田的方向。

    “砰!”

    距离那两人更近一点的风间澈抬手挥拍将这一球打了回去。

    白石原本就要赶到小金身边,此刻也松了一口气,镇定着将孩子拉到了自己身后。

    球被打回的远野十分不满,而国中生们对这样动不动就伤人的前辈也没什么好感,两方的氛围再次瞬间紧绷了起来。

    “嗤——”平等院凤凰这时候的笑声就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大部分人的视线都是好奇和打量,而唯一一个不避不让和他对视的,就是风间澈。

    平等院虽然专注于网球,但是并不代表作为继承人的他会放松灵力的修行。

    最初他并没有注意来的人是谁,但是顺着打回来的球一看,他就见到了风间澈,他还记得这个孩子,即便他们已经很久没见。

    不同于过去那看得出来的醇厚灵力以及成长潜力,如今的风间澈更像是一把藏在鞘里,只等关键时刻寒光一闪的好刀。

    锋芒都已收敛,气息毫不外泄,灵力也收拢不见。

    他可不认为风间澈是变成了没有灵力的人,正相反,这样的收放控制只能说明这个孩子短时间内成长了太多,更何况,他用自己的实力拿到了NO.12的徽章,已经不是可以被轻易忽视的人了。

    看着确实强大了不少,难怪前些日子那个铃木特地找他们家老头子喝茶,话里话外炫耀个不停,害的他在外面打比赛还要被受到刺激的老头子盘问修行进度怎么样。

    想到这里,平等院烦躁地“啧”了一声,瞬间就被当成不耐烦了,虽然他确实有些不耐烦。

    而风间澈呢,此刻的他正在努力憋笑,熟悉他的立海大队员,尤其是站在他附近的幸村和柳,都对他投去了不解的目光。

    “噗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哈哈哈!”

    “喂!你这小子笑什么!”

    不是风间澈不会看场合不尊重前辈,实在是……平等院的变化也太大了吧!

    完全就像是一个大叔嘛!

    谁会相信他十八岁啊!

    风间澈和平等院凤凰不避讳的对视和之后不顾及的大笑,自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这时候,之前还在为后辈感到骄傲的毛利寿三郎自觉有义务打破僵局,便开口道:“咳咳,那个,我记得,好像小风间说过,他的网球,最开始是头儿教的对吧?”

    “开什么玩笑!”远野第一个站了出来。

    然而出乎一军意料的是,平等院凤凰也没有反驳这句话。

    “不是吧……居然是真的?!”

    “诶?!!!”一堆人在风间澈的耳边喊了出来。

    这下子,国中生们盯着平等院凤凰看,高中生们盯着风间澈看,也是很有意思的场面了。

    “风间,你认识那个人吗?”

    “为什么幸村你们看起来知道,切原他们不知道啊?”

    “头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等院也收徒弟了吗?要是真的,那当初这小子估计没少吃苦头吧。”

    两边人都问个不停,直到平等院凤凰的脸色越来越臭,一众人声音才慢慢小下来。默默站到风间澈身前的幸村给毛利递了一个眼神,后者很自然地说道:“哎呀,你们干嘛老是盯着我们立海大的后辈,虽然小风间很优秀啦,但是他的打球风格和头儿完全不一样啦!”

    被谈论的两个人眼神交流了一下,就各自移开了目光。

    “不是说一军前十吗,怎么只有九个人?”

    迹部看出来现在不是问话的好时候,疑惑有的是时间解答,就顺势转移了话题,而这时候,一直站在这边的种岛修二翻开了衣领,露出一个被遮掩着的,小小的金色徽章。

    ——NO.2

    “谁说只有九个的~”

    他向前走去,站在台阶上逆着光回头看去,所有的调笑一瞬间消失,“现在不就是十个人了嘛。”

    一军的NO.11到NO.20全部换人,但是除了风间澈和幸村两个“钦点”的,剩下的都是黑外套军团的成员,但是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50个国中生中的10个人参加了比赛,剩下的人谁又愿意就这样干看着呢?

    “前辈们和我们打一场怎么样?”站在前排的迹部抬了抬下巴,紧紧盯着一军的成员。

    他的话得到了众多人的附和,而一军其他人对于这样的挑战没什么兴趣。

    “不过一群小鬼而已。”

    但是平等院凤凰却开口了,“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决定好出赛的人选,明天进行一军前10的资格争夺战。”

    说完,平等院看向一旁的三位教练,“三位教练没什么意见吧。”

    虽然是询问,但是却没有什么征求别人同意的意味。

    三个教练苦笑一声,他们在这些孩子面前真的也没什么权威呢,“你们决定好就好。”

    这时候NO.8的君岛站了出来,“既然如此,就由我来交涉吧。”

    平等院没有说话,给自己的队友一个面子,相当于同意了这件事情。

    也许是第二天就要进行比赛的缘故,教练们给他们放了一天假,不过估计就算是训练的话,现在大部分人还是心浮气躁的吧。

    已经拿到NO.12徽章的风间澈自觉满足了,不打算和别人争夺机会,就去图书馆看看书,准备放松一下,但是接连看到了亚久津和大曲龙次的争吵,君岛育斗和丸井交谈,真田被种岛修二遛着一圈一圈地跑。

    和幸村一边吃晚餐一边分享消息的风间澈想起来早上和平等院凤凰的眼神交流,歪了抬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精市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散散步,说不定还能打一场比赛呢。”

    熟知风间澈本性的幸村也眨了眨眼睛,蓝紫色的眼睛里面闪过带着光的笑意,“那当然是不能错过了。”局,便开口道:“咳咳,那个,我记得,好像小风间说过,他的网球,最开始是头儿教的对吧?”

    “开什么玩笑!”远野第一个站了出来。

    然而出乎一军意料的是,平等院凤凰也没有反驳这句话。

    “不是吧……居然是真的?!”

    “诶?!!!”一堆人在风间澈的耳边喊了出来。

    这下子,国中生们盯着平等院凤凰看,高中生们盯着风间澈看,也是很有意思的场面了。

    “风间,你认识那个人吗?”

    “为什么幸村你们看起来知道,切原他们不知道啊?”

    “头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等院也收徒弟了吗?要是真的,那当初这小子估计没少吃苦头吧。”

    两边人都问个不停,直到平等院凤凰的脸色越来越臭,一众人声音才慢慢小下来。默默站到风间澈身前的幸村给毛利递了一个眼神,后者很自然地说道:“哎呀,你们干嘛老是盯着我们立海大的后辈,虽然小风间很优秀啦,但是他的打球风格和头儿完全不一样啦!”

    被谈论的两个人眼神交流了一下,就各自移开了目光。

    “不是说一军前十吗,怎么只有九个人?”

    迹部看出来现在不是问话的好时候,疑惑有的是时间解答,就顺势转移了话题,而这时候,一直站在这边的种岛修二翻开了衣领,露出一个被遮掩着的,小小的金色徽章。

    ——NO.2

    “谁说只有九个的~”

    他向前走去,站在台阶上逆着光回头看去,所有的调笑一瞬间消失,“现在不就是十个人了嘛。”

    一军的NO.11到NO.20全部换人,但是除了风间澈和幸村两个“钦点”的,剩下的都是黑外套军团的成员,但是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50个国中生中的10个人参加了比赛,剩下的人谁又愿意就这样干看着呢?

    “前辈们和我们打一场怎么样?”站在前排的迹部抬了抬下巴,紧紧盯着一军的成员。

    他的话得到了众多人的附和,而一军其他人对于这样的挑战没什么兴趣。

    “不过一群小鬼而已。”

    但是平等院凤凰却开口了,“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决定好出赛的人选,明天进行一军前10的资格争夺战。”

    说完,平等院看向一旁的三位教练,“三位教练没什么意见吧。”

    虽然是询问,但是却没有什么征求别人同意的意味。

    三个教练苦笑一声,他们在这些孩子面前真的也没什么权威呢,“你们决定好就好。”

    这时候NO.8的君岛站了出来,“既然如此,就由我来交涉吧。”

    平等院没有说话,给自己的队友一个面子,相当于同意了这件事情。

    也许是第二天就要进行比赛的缘故,教练们给他们放了一天假,不过估计就算是训练的话,现在大部分人还是心浮气躁的吧。

    已经拿到NO.12徽章的风间澈自觉满足了,不打算和别人争夺机会,就去图书馆看看书,准备放松一下,但是接连看到了亚久津和大曲龙次的争吵,君岛育斗和丸井交谈,真田被种岛修二遛着一圈一圈地跑。

    和幸村一边吃晚餐一边分享消息的风间澈想起来早上和平等院凤凰的眼神交流,歪了抬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精市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散散步,说不定还能打一场比赛呢。”

    熟知风间澈本性的幸村也眨了眨眼睛,蓝紫色的眼睛里面闪过带着光的笑意,“那当然是不能错过了。”局,便开口道:“咳咳,那个,我记得,好像小风间说过,他的网球,最开始是头儿教的对吧?”

    “开什么玩笑!”远野第一个站了出来。

    然而出乎一军意料的是,平等院凤凰也没有反驳这句话。

    “不是吧……居然是真的?!”

    “诶?!!!”一堆人在风间澈的耳边喊了出来。

    这下子,国中生们盯着平等院凤凰看,高中生们盯着风间澈看,也是很有意思的场面了。

    “风间,你认识那个人吗?”

    “为什么幸村你们看起来知道,切原他们不知道啊?”

    “头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等院也收徒弟了吗?要是真的,那当初这小子估计没少吃苦头吧。”

    两边人都问个不停,直到平等院凤凰的脸色越来越臭,一众人声音才慢慢小下来。默默站到风间澈身前的幸村给毛利递了一个眼神,后者很自然地说道:“哎呀,你们干嘛老是盯着我们立海大的后辈,虽然小风间很优秀啦,但是他的打球风格和头儿完全不一样啦!”

    被谈论的两个人眼神交流了一下,就各自移开了目光。

    “不是说一军前十吗,怎么只有九个人?”

    迹部看出来现在不是问话的好时候,疑惑有的是时间解答,就顺势转移了话题,而这时候,一直站在这边的种岛修二翻开了衣领,露出一个被遮掩着的,小小的金色徽章。

    ——NO.2

    “谁说只有九个的~”

    他向前走去,站在台阶上逆着光回头看去,所有的调笑一瞬间消失,“现在不就是十个人了嘛。”

    一军的NO.11到NO.20全部换人,但是除了风间澈和幸村两个“钦点”的,剩下的都是黑外套军团的成员,但是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50个国中生中的10个人参加了比赛,剩下的人谁又愿意就这样干看着呢?

    “前辈们和我们打一场怎么样?”站在前排的迹部抬了抬下巴,紧紧盯着一军的成员。

    他的话得到了众多人的附和,而一军其他人对于这样的挑战没什么兴趣。

    “不过一群小鬼而已。”

    但是平等院凤凰却开口了,“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决定好出赛的人选,明天进行一军前10的资格争夺战。”

    说完,平等院看向一旁的三位教练,“三位教练没什么意见吧。”

    虽然是询问,但是却没有什么征求别人同意的意味。

    三个教练苦笑一声,他们在这些孩子面前真的也没什么权威呢,“你们决定好就好。”

    这时候NO.8的君岛站了出来,“既然如此,就由我来交涉吧。”

    平等院没有说话,给自己的队友一个面子,相当于同意了这件事情。

    也许是第二天就要进行比赛的缘故,教练们给他们放了一天假,不过估计就算是训练的话,现在大部分人还是心浮气躁的吧。

    已经拿到NO.12徽章的风间澈自觉满足了,不打算和别人争夺机会,就去图书馆看看书,准备放松一下,但是接连看到了亚久津和大曲龙次的争吵,君岛育斗和丸井交谈,真田被种岛修二遛着一圈一圈地跑。

    和幸村一边吃晚餐一边分享消息的风间澈想起来早上和平等院凤凰的眼神交流,歪了抬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精市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散散步,说不定还能打一场比赛呢。”

    熟知风间澈本性的幸村也眨了眨眼睛,蓝紫色的眼睛里面闪过带着光的笑意,“那当然是不能错过了。”局,便开口道:“咳咳,那个,我记得,好像小风间说过,他的网球,最开始是头儿教的对吧?”

    “开什么玩笑!”远野第一个站了出来。

    然而出乎一军意料的是,平等院凤凰也没有反驳这句话。

    “不是吧……居然是真的?!”

    “诶?!!!”一堆人在风间澈的耳边喊了出来。

    这下子,国中生们盯着平等院凤凰看,高中生们盯着风间澈看,也是很有意思的场面了。

    “风间,你认识那个人吗?”

    “为什么幸村你们看起来知道,切原他们不知道啊?”

    “头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等院也收徒弟了吗?要是真的,那当初这小子估计没少吃苦头吧。”

    两边人都问个不停,直到平等院凤凰的脸色越来越臭,一众人声音才慢慢小下来。默默站到风间澈身前的幸村给毛利递了一个眼神,后者很自然地说道:“哎呀,你们干嘛老是盯着我们立海大的后辈,虽然小风间很优秀啦,但是他的打球风格和头儿完全不一样啦!”

    被谈论的两个人眼神交流了一下,就各自移开了目光。

    “不是说一军前十吗,怎么只有九个人?”

    迹部看出来现在不是问话的好时候,疑惑有的是时间解答,就顺势转移了话题,而这时候,一直站在这边的种岛修二翻开了衣领,露出一个被遮掩着的,小小的金色徽章。

    ——NO.2

    “谁说只有九个的~”

    他向前走去,站在台阶上逆着光回头看去,所有的调笑一瞬间消失,“现在不就是十个人了嘛。”

    一军的NO.11到NO.20全部换人,但是除了风间澈和幸村两个“钦点”的,剩下的都是黑外套军团的成员,但是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50个国中生中的10个人参加了比赛,剩下的人谁又愿意就这样干看着呢?

    “前辈们和我们打一场怎么样?”站在前排的迹部抬了抬下巴,紧紧盯着一军的成员。

    他的话得到了众多人的附和,而一军其他人对于这样的挑战没什么兴趣。

    “不过一群小鬼而已。”

    但是平等院凤凰却开口了,“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决定好出赛的人选,明天进行一军前10的资格争夺战。”

    说完,平等院看向一旁的三位教练,“三位教练没什么意见吧。”

    虽然是询问,但是却没有什么征求别人同意的意味。

    三个教练苦笑一声,他们在这些孩子面前真的也没什么权威呢,“你们决定好就好。”

    这时候NO.8的君岛站了出来,“既然如此,就由我来交涉吧。”

    平等院没有说话,给自己的队友一个面子,相当于同意了这件事情。

    也许是第二天就要进行比赛的缘故,教练们给他们放了一天假,不过估计就算是训练的话,现在大部分人还是心浮气躁的吧。

    已经拿到NO.12徽章的风间澈自觉满足了,不打算和别人争夺机会,就去图书馆看看书,准备放松一下,但是接连看到了亚久津和大曲龙次的争吵,君岛育斗和丸井交谈,真田被种岛修二遛着一圈一圈地跑。

    和幸村一边吃晚餐一边分享消息的风间澈想起来早上和平等院凤凰的眼神交流,歪了抬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精市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散散步,说不定还能打一场比赛呢。”

    熟知风间澈本性的幸村也眨了眨眼睛,蓝紫色的眼睛里面闪过带着光的笑意,“那当然是不能错过了。”局,便开口道:“咳咳,那个,我记得,好像小风间说过,他的网球,最开始是头儿教的对吧?”

    “开什么玩笑!”远野第一个站了出来。

    然而出乎一军意料的是,平等院凤凰也没有反驳这句话。

    “不是吧……居然是真的?!”

    “诶?!!!”一堆人在风间澈的耳边喊了出来。

    这下子,国中生们盯着平等院凤凰看,高中生们盯着风间澈看,也是很有意思的场面了。

    “风间,你认识那个人吗?”

    “为什么幸村你们看起来知道,切原他们不知道啊?”

    “头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等院也收徒弟了吗?要是真的,那当初这小子估计没少吃苦头吧。”

    两边人都问个不停,直到平等院凤凰的脸色越来越臭,一众人声音才慢慢小下来。默默站到风间澈身前的幸村给毛利递了一个眼神,后者很自然地说道:“哎呀,你们干嘛老是盯着我们立海大的后辈,虽然小风间很优秀啦,但是他的打球风格和头儿完全不一样啦!”

    被谈论的两个人眼神交流了一下,就各自移开了目光。

    “不是说一军前十吗,怎么只有九个人?”

    迹部看出来现在不是问话的好时候,疑惑有的是时间解答,就顺势转移了话题,而这时候,一直站在这边的种岛修二翻开了衣领,露出一个被遮掩着的,小小的金色徽章。

    ——NO.2

    “谁说只有九个的~”

    他向前走去,站在台阶上逆着光回头看去,所有的调笑一瞬间消失,“现在不就是十个人了嘛。”

    一军的NO.11到NO.20全部换人,但是除了风间澈和幸村两个“钦点”的,剩下的都是黑外套军团的成员,但是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50个国中生中的10个人参加了比赛,剩下的人谁又愿意就这样干看着呢?

    “前辈们和我们打一场怎么样?”站在前排的迹部抬了抬下巴,紧紧盯着一军的成员。

    他的话得到了众多人的附和,而一军其他人对于这样的挑战没什么兴趣。

    “不过一群小鬼而已。”

    但是平等院凤凰却开口了,“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决定好出赛的人选,明天进行一军前10的资格争夺战。”

    说完,平等院看向一旁的三位教练,“三位教练没什么意见吧。”

    虽然是询问,但是却没有什么征求别人同意的意味。

    三个教练苦笑一声,他们在这些孩子面前真的也没什么权威呢,“你们决定好就好。”

    这时候NO.8的君岛站了出来,“既然如此,就由我来交涉吧。”

    平等院没有说话,给自己的队友一个面子,相当于同意了这件事情。

    也许是第二天就要进行比赛的缘故,教练们给他们放了一天假,不过估计就算是训练的话,现在大部分人还是心浮气躁的吧。

    已经拿到NO.12徽章的风间澈自觉满足了,不打算和别人争夺机会,就去图书馆看看书,准备放松一下,但是接连看到了亚久津和大曲龙次的争吵,君岛育斗和丸井交谈,真田被种岛修二遛着一圈一圈地跑。

    和幸村一边吃晚餐一边分享消息的风间澈想起来早上和平等院凤凰的眼神交流,歪了抬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精市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散散步,说不定还能打一场比赛呢。”

    熟知风间澈本性的幸村也眨了眨眼睛,蓝紫色的眼睛里面闪过带着光的笑意,“那当然是不能错过了。”局,便开口道:“咳咳,那个,我记得,好像小风间说过,他的网球,最开始是头儿教的对吧?”

    “开什么玩笑!”远野第一个站了出来。

    然而出乎一军意料的是,平等院凤凰也没有反驳这句话。

    “不是吧……居然是真的?!”

    “诶?!!!”一堆人在风间澈的耳边喊了出来。

    这下子,国中生们盯着平等院凤凰看,高中生们盯着风间澈看,也是很有意思的场面了。

    “风间,你认识那个人吗?”

    “为什么幸村你们看起来知道,切原他们不知道啊?”

    “头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等院也收徒弟了吗?要是真的,那当初这小子估计没少吃苦头吧。”

    两边人都问个不停,直到平等院凤凰的脸色越来越臭,一众人声音才慢慢小下来。默默站到风间澈身前的幸村给毛利递了一个眼神,后者很自然地说道:“哎呀,你们干嘛老是盯着我们立海大的后辈,虽然小风间很优秀啦,但是他的打球风格和头儿完全不一样啦!”

    被谈论的两个人眼神交流了一下,就各自移开了目光。

    “不是说一军前十吗,怎么只有九个人?”

    迹部看出来现在不是问话的好时候,疑惑有的是时间解答,就顺势转移了话题,而这时候,一直站在这边的种岛修二翻开了衣领,露出一个被遮掩着的,小小的金色徽章。

    ——NO.2

    “谁说只有九个的~”

    他向前走去,站在台阶上逆着光回头看去,所有的调笑一瞬间消失,“现在不就是十个人了嘛。”

    一军的NO.11到NO.20全部换人,但是除了风间澈和幸村两个“钦点”的,剩下的都是黑外套军团的成员,但是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50个国中生中的10个人参加了比赛,剩下的人谁又愿意就这样干看着呢?

    “前辈们和我们打一场怎么样?”站在前排的迹部抬了抬下巴,紧紧盯着一军的成员。

    他的话得到了众多人的附和,而一军其他人对于这样的挑战没什么兴趣。

    “不过一群小鬼而已。”

    但是平等院凤凰却开口了,“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决定好出赛的人选,明天进行一军前10的资格争夺战。”

    说完,平等院看向一旁的三位教练,“三位教练没什么意见吧。”

    虽然是询问,但是却没有什么征求别人同意的意味。

    三个教练苦笑一声,他们在这些孩子面前真的也没什么权威呢,“你们决定好就好。”

    这时候NO.8的君岛站了出来,“既然如此,就由我来交涉吧。”

    平等院没有说话,给自己的队友一个面子,相当于同意了这件事情。

    也许是第二天就要进行比赛的缘故,教练们给他们放了一天假,不过估计就算是训练的话,现在大部分人还是心浮气躁的吧。

    已经拿到NO.12徽章的风间澈自觉满足了,不打算和别人争夺机会,就去图书馆看看书,准备放松一下,但是接连看到了亚久津和大曲龙次的争吵,君岛育斗和丸井交谈,真田被种岛修二遛着一圈一圈地跑。

    和幸村一边吃晚餐一边分享消息的风间澈想起来早上和平等院凤凰的眼神交流,歪了抬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精市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散散步,说不定还能打一场比赛呢。”

    熟知风间澈本性的幸村也眨了眨眼睛,蓝紫色的眼睛里面闪过带着光的笑意,“那当然是不能错过了。”局,便开口道:“咳咳,那个,我记得,好像小风间说过,他的网球,最开始是头儿教的对吧?”

    “开什么玩笑!”远野第一个站了出来。

    然而出乎一军意料的是,平等院凤凰也没有反驳这句话。

    “不是吧……居然是真的?!”

    “诶?!!!”一堆人在风间澈的耳边喊了出来。

    这下子,国中生们盯着平等院凤凰看,高中生们盯着风间澈看,也是很有意思的场面了。

    “风间,你认识那个人吗?”

    “为什么幸村你们看起来知道,切原他们不知道啊?”

    “头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等院也收徒弟了吗?要是真的,那当初这小子估计没少吃苦头吧。”

    两边人都问个不停,直到平等院凤凰的脸色越来越臭,一众人声音才慢慢小下来。默默站到风间澈身前的幸村给毛利递了一个眼神,后者很自然地说道:“哎呀,你们干嘛老是盯着我们立海大的后辈,虽然小风间很优秀啦,但是他的打球风格和头儿完全不一样啦!”

    被谈论的两个人眼神交流了一下,就各自移开了目光。

    “不是说一军前十吗,怎么只有九个人?”

    迹部看出来现在不是问话的好时候,疑惑有的是时间解答,就顺势转移了话题,而这时候,一直站在这边的种岛修二翻开了衣领,露出一个被遮掩着的,小小的金色徽章。

    ——NO.2

    “谁说只有九个的~”

    他向前走去,站在台阶上逆着光回头看去,所有的调笑一瞬间消失,“现在不就是十个人了嘛。”

    一军的NO.11到NO.20全部换人,但是除了风间澈和幸村两个“钦点”的,剩下的都是黑外套军团的成员,但是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50个国中生中的10个人参加了比赛,剩下的人谁又愿意就这样干看着呢?

    “前辈们和我们打一场怎么样?”站在前排的迹部抬了抬下巴,紧紧盯着一军的成员。

    他的话得到了众多人的附和,而一军其他人对于这样的挑战没什么兴趣。

    “不过一群小鬼而已。”

    但是平等院凤凰却开口了,“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决定好出赛的人选,明天进行一军前10的资格争夺战。”

    说完,平等院看向一旁的三位教练,“三位教练没什么意见吧。”

    虽然是询问,但是却没有什么征求别人同意的意味。

    三个教练苦笑一声,他们在这些孩子面前真的也没什么权威呢,“你们决定好就好。”

    这时候NO.8的君岛站了出来,“既然如此,就由我来交涉吧。”

    平等院没有说话,给自己的队友一个面子,相当于同意了这件事情。

    也许是第二天就要进行比赛的缘故,教练们给他们放了一天假,不过估计就算是训练的话,现在大部分人还是心浮气躁的吧。

    已经拿到NO.12徽章的风间澈自觉满足了,不打算和别人争夺机会,就去图书馆看看书,准备放松一下,但是接连看到了亚久津和大曲龙次的争吵,君岛育斗和丸井交谈,真田被种岛修二遛着一圈一圈地跑。

    和幸村一边吃晚餐一边分享消息的风间澈想起来早上和平等院凤凰的眼神交流,歪了抬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精市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散散步,说不定还能打一场比赛呢。”

    熟知风间澈本性的幸村也眨了眨眼睛,蓝紫色的眼睛里面闪过带着光的笑意,“那当然是不能错过了。”

推荐:看免费漫画,点我在线观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