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9文学网>其他类型>假少爷怀孕后不争了> 第132章 亏了算封覃的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2章 亏了算封覃的(1 / 1)

    “黄总, 你要是走了,大家不得少一半乐趣,回来坐着, 我们好好聊会, 黄总你当初不是对我有想法, 那我们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增进下彼此感情。”

    陆晨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主场全部由他控制在手里。

    黄总眸光在微颤,他看向陆晨, 如同在看一个可怕的陌生人。

    齐沅走到隔壁房间,过去了十分钟,宝宝却觉得爸爸离开了好久。

    扑到齐沅怀里,小胳膊用力抱紧齐沅的脖子,还不停拿小脸蛋去蹭齐沅的脸。

    给齐沅蹭得皮肤都痒痒的,齐沅抱着孩子,亲他小脸蛋,也拍拍小家伙的小背脊。

    黏人的小家伙, 一没看见他, 就跟他丢下他不要他了似的。

    “爸爸说了十分钟, 就十分钟, 你看, 我这不就回来了?”齐沅抱着孩子, 和他笑着说。

    哼。

    宝宝噘着小嘴巴哼了一声, 齐沅笑起来, 拿手戳戳儿子肉嘟嘟的小脸。

    “你这个朋友, 似乎人还挺有趣的。”林北南看过视频, 对方一手鲜血的样子, 有种特别的暴力美感展现出来。

    “王锵把他从河里救出来的。”保镖在齐沅身后, 被齐沅提到名字。

    林北南和谢融都朝他看过去。

    “他跳过河?”林北南捕捉到这点信息。

    “是,就在不久前,我和孩子去外地避暑,你们那会开车去自驾游了,在一条河边偶然遇见了陆晨。”

    “他这么想不开的?”被人伤害了,不去报复,反而想结束自己生命。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那么坚强,不坚强的反而是多数。”齐沅低垂着眼,看向孩子的目光温柔如水 。

    啊啊啊,宝宝小手去摸齐沅的脸,齐沅轻蹭把宝宝柔軟的手心。

    “你现在这么好心,随便一个人都在出手帮忙,齐沅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林北南打量起齐沅和孩子。

    眼前这个人,和过去他们接触的那个,完全判若两人。

    这样大的变化,林北南显然充满了好奇。

    “想知道原因?”齐沅反问。

    “是啊。”其实林北南知道。

    不只是他,只要是知道孩子怎么来的人,都该想得到齐沅为什么可以变化这样大。

    “呵。”齐沅笑一声,转过身,走到窗户边,他抱着孩子,低头问孩子,“宝贝你说为什么?”

    呀呀呀。

    因为我啊。

    宝宝小手捏成拳头,相当得骄傲模样。

    林北南哈哈哈肆笑起来,笑声稍微收敛:“老天对封覃太好了,好到让人总是想给他套麻袋。”

    齐沅回过头:“你去套,随便套。”

    “你不心疼?”林北南明知故问。

    “只要你能够套得着。”那就是封覃技不如人。

    被套麻袋,被挨打,自己活该。

    林北南摇摇头,他要是能给封覃套麻袋就好了,但显然这个事要成功,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不然那就是下辈子的事。

    “照你这种说法,封覃也认识他了?”既然是避暑时候认识的,那么封覃不可能不知道。

    哪怕没见过,保镖王锵绝对会把齐沅见过谁,和谁接触过的事,马上告知那个老婆狂的人。

    “嗯。”齐沅点头,封覃不仅认识,还见过面了。

    “他也不吃醋?”齐沅对一个外人这么在意,还主动出手帮忙。

    而且这趟水,估计需要动用一点封家的关系了。

    “这点醋可有可无,倒是你们……”齐沅没说完,他不说,林北南和谢融却知道他的意思。

    封覃事情比他们多,封家那么大的家业都压在他手上,他没法像他们这样随时可以撒开手,尤其是林北南,上面有个大哥,他这个做老幺的,随便做不做事,反正一家人感情好,谁去做都差不多。

    更不存在什么争家产的事。

    林家对林北南是放任态度,他大哥也尽职尽责,把家里事业打理得很好,对这个弟弟同样感情深。

    林北南倒是希望他大哥都拿去,反正他这边,没有林家,就他手里的资源,光就封覃这一条,也足够保他这辈子无忧无虑了。

    至于说哪天封覃这条线断了,林北南心底笑,断不了,有齐沅和孩子在,怎么看都绝对牢固。

    谢融坐到了沙发上,他是现场观看过,觉得这个叫陆晨的过气明星,性格上似乎和齐重有点类似,都是看外在是和煦的人,可是爆发起来,相当凶残。

    “齐重见过他?”谢融问。

    “他不知道这事。”齐沅摇头。

    “也许他们可以成为好朋友?”谢融倒是想看看齐重和这个明星接触,不知道会有什么火花迸发出来。

    “你联系他过来?”齐重今天在学校,这会不知道下课没有。

    谢融拿出电话,先是发短信,那边倒是回复得很快,晚上还有课。

    “有个有趣的人,和齐重你有相似点,齐重你不如过来见个面?”

    谢融发信息过去。

    “没什么好见的。”齐重对于再结交别的什么朋友,他兴趣不高。

    “你哥认识的人,估计很快会变成你哥的迷弟。”谢融知道说什么,可以刺激到对面这个兄控。

    “地点。”果不其然,兄控被刺到了。

    “哈哈哈,齐重,你能别这么反应大吗?”只要是关于齐沅的事,齐重简直第一个冲出来。

    都不带掩饰的。

    “快点说。”齐重似乎生气了。

    “好好好。”谢融把酒店地址给了齐重。

    齐重还在上课,一下课就开车往这边酒店赶。

    “他马上过来。”谢融晃了晃手里的电话。

    “不如一会你把真假千金的事也和他说?”齐沅靠在窗户边,眼底闪烁着趣味。

    “齐沅,你好歹多爱护你的好弟弟啊,他可一心都只有你和他的乖侄儿。”

    “我很爱他啊,不过既然是兄弟,逗逗也可以吧。”齐重对自己感情多深,齐沅知道。

    过去他还不太理解,但后来慢慢可以感知到,齐重似乎真的很在意他和孩子,可能是那个小子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父母不在,只有外婆,没有享受到兄弟间的感情,所以见到他之后,就把感情都给放到他身上。

    “齐重会哭的。”林北南话里这么说,可眼神完全不是这个意思,逗弄齐重,那个随时都一本正经的人,让齐重失控,比看别的戏码,有期待多了。

    谢融靠椅子上,长腿伸直,手臂同样也是,全身都舒展开。

    “你们这几个坏东西。”谢融总结一句。

    “加你自己一个。”林北南让谢融不要把自己给忘了。

    谢融挑眉,这点他还真不和林北南争。

    几个人在房间里等着,里面有电视,齐沅打开电视调到动物频道,宝宝喜欢看各种动物,见到电视里的动物就目不转睛地盯着。

    齐沅把孩子抱坐到自己腿上,小家伙可以自己坐直了,现在还能自己在地上慢慢爬,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走,甚至可以说话了。

    齐沅低头吻过宝宝的头发,他等着宝宝叫他爸爸的那天。

    这边安静了不少,只有动物世界播放的声音,谢融拿着手机玩游戏,声音开的低,不影响到小家伙。

    林北南则站到了窗户边,接了个电话,他哥给他打的,林北南住在外面,不过经常回家蹭饭,大哥给他打电话,问他一点事,最近新出了一些政策,大哥和封覃关系一般,但是林北南跟封覃关系非常好,于是大哥给了林北南一个任务,让林北南去探探封覃的口风,他们那边也好随后做出点相应的计划和措施。

    林北南把事接过手里,言语间让大哥尽管放心,家里的事都是大哥在做,他这个外界眼底的纨绔弟弟,也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做。

    大哥对于林北南的能力相当认可,要不是林北南个人贪玩,林家的事哪怕给到林北南手上,大哥相信林北南不会比他做得差,保不准会比他现在做得还要好。

    正是因为这点,虽然工作是累,但是大哥也从来不说,因为他知道大家各司其职,各有各的事去忙。

    挂了电话,林北南把手机给放兜里,沙发边齐沅父子在看动物世界,林北南走过去,在齐沅身边坐下,伸手去捏宝宝的小手,宝宝被打扰了,大眼睛斜了林北南一眼,林北南呵笑一声。

    宝宝把手给握着,不让别人来捏他的小手,专心看他的动画片,他喜欢老虎豹子这一类的,因为强大又漂亮。

    宝宝抓过齐沅的手,小手放在爸爸的大手里,齐沅低头看孩子这个小动作,笑得眉眼都柔軟。

    “齐沅,你男人手里那么多钱,你不拿点出来玩?”搞点什么投资之类的。

    “他一个人赚钱足够了。”不需要多他一个。

    就封覃手里的资产,光是存在银行的利息,都足够他们父子过得富足了。

    “你倒是真的完全不争了。”林北南眸光似乎锐利起来,审视着齐沅。

    “你想玩什么?”齐沅听出点这种潜台词。

    “我玩的东西多了去了。”林北南舔舔有点干涸的嘴唇,笑道。

    “那下次搞什么的时候,带我一个?”

    “不是你不赚钱吗?”

    “玩嘛,亏了算封覃的,赚了算我的。”齐沅带着自己的小心思说。

    “呵呵。”林北南不住点头,“齐沅,有你的啊!”

    关闭的房门这个时候打开,保镖打开的,外面进来一个人。

    齐沅看到陆晨走进来,抬手指向了一旁的茶几上:“衣服,换一件。”

    陆晨身上那件衣服都是泼上去的酒,他自己已经无所谓了,发现齐沅给他准备了衣服还有褲子,陆晨心底没由来的深深触动。林北南住在外面,不过经常回家蹭饭,大哥给他打电话,问他一点事,最近新出了一些政策,大哥和封覃关系一般,但是林北南跟封覃关系非常好,于是大哥给了林北南一个任务,让林北南去探探封覃的口风,他们那边也好随后做出点相应的计划和措施。

    林北南把事接过手里,言语间让大哥尽管放心,家里的事都是大哥在做,他这个外界眼底的纨绔弟弟,也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做。

    大哥对于林北南的能力相当认可,要不是林北南个人贪玩,林家的事哪怕给到林北南手上,大哥相信林北南不会比他做得差,保不准会比他现在做得还要好。

    正是因为这点,虽然工作是累,但是大哥也从来不说,因为他知道大家各司其职,各有各的事去忙。

    挂了电话,林北南把手机给放兜里,沙发边齐沅父子在看动物世界,林北南走过去,在齐沅身边坐下,伸手去捏宝宝的小手,宝宝被打扰了,大眼睛斜了林北南一眼,林北南呵笑一声。

    宝宝把手给握着,不让别人来捏他的小手,专心看他的动画片,他喜欢老虎豹子这一类的,因为强大又漂亮。

    宝宝抓过齐沅的手,小手放在爸爸的大手里,齐沅低头看孩子这个小动作,笑得眉眼都柔軟。

    “齐沅,你男人手里那么多钱,你不拿点出来玩?”搞点什么投资之类的。

    “他一个人赚钱足够了。”不需要多他一个。

    就封覃手里的资产,光是存在银行的利息,都足够他们父子过得富足了。

    “你倒是真的完全不争了。”林北南眸光似乎锐利起来,审视着齐沅。

    “你想玩什么?”齐沅听出点这种潜台词。

    “我玩的东西多了去了。”林北南舔舔有点干涸的嘴唇,笑道。

    “那下次搞什么的时候,带我一个?”

    “不是你不赚钱吗?”

    “玩嘛,亏了算封覃的,赚了算我的。”齐沅带着自己的小心思说。

    “呵呵。”林北南不住点头,“齐沅,有你的啊!”

    关闭的房门这个时候打开,保镖打开的,外面进来一个人。

    齐沅看到陆晨走进来,抬手指向了一旁的茶几上:“衣服,换一件。”

    陆晨身上那件衣服都是泼上去的酒,他自己已经无所谓了,发现齐沅给他准备了衣服还有褲子,陆晨心底没由来的深深触动。林北南住在外面,不过经常回家蹭饭,大哥给他打电话,问他一点事,最近新出了一些政策,大哥和封覃关系一般,但是林北南跟封覃关系非常好,于是大哥给了林北南一个任务,让林北南去探探封覃的口风,他们那边也好随后做出点相应的计划和措施。

    林北南把事接过手里,言语间让大哥尽管放心,家里的事都是大哥在做,他这个外界眼底的纨绔弟弟,也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做。

    大哥对于林北南的能力相当认可,要不是林北南个人贪玩,林家的事哪怕给到林北南手上,大哥相信林北南不会比他做得差,保不准会比他现在做得还要好。

    正是因为这点,虽然工作是累,但是大哥也从来不说,因为他知道大家各司其职,各有各的事去忙。

    挂了电话,林北南把手机给放兜里,沙发边齐沅父子在看动物世界,林北南走过去,在齐沅身边坐下,伸手去捏宝宝的小手,宝宝被打扰了,大眼睛斜了林北南一眼,林北南呵笑一声。

    宝宝把手给握着,不让别人来捏他的小手,专心看他的动画片,他喜欢老虎豹子这一类的,因为强大又漂亮。

    宝宝抓过齐沅的手,小手放在爸爸的大手里,齐沅低头看孩子这个小动作,笑得眉眼都柔軟。

    “齐沅,你男人手里那么多钱,你不拿点出来玩?”搞点什么投资之类的。

    “他一个人赚钱足够了。”不需要多他一个。

    就封覃手里的资产,光是存在银行的利息,都足够他们父子过得富足了。

    “你倒是真的完全不争了。”林北南眸光似乎锐利起来,审视着齐沅。

    “你想玩什么?”齐沅听出点这种潜台词。

    “我玩的东西多了去了。”林北南舔舔有点干涸的嘴唇,笑道。

    “那下次搞什么的时候,带我一个?”

    “不是你不赚钱吗?”

    “玩嘛,亏了算封覃的,赚了算我的。”齐沅带着自己的小心思说。

    “呵呵。”林北南不住点头,“齐沅,有你的啊!”

    关闭的房门这个时候打开,保镖打开的,外面进来一个人。

    齐沅看到陆晨走进来,抬手指向了一旁的茶几上:“衣服,换一件。”

    陆晨身上那件衣服都是泼上去的酒,他自己已经无所谓了,发现齐沅给他准备了衣服还有褲子,陆晨心底没由来的深深触动。林北南住在外面,不过经常回家蹭饭,大哥给他打电话,问他一点事,最近新出了一些政策,大哥和封覃关系一般,但是林北南跟封覃关系非常好,于是大哥给了林北南一个任务,让林北南去探探封覃的口风,他们那边也好随后做出点相应的计划和措施。

    林北南把事接过手里,言语间让大哥尽管放心,家里的事都是大哥在做,他这个外界眼底的纨绔弟弟,也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做。

    大哥对于林北南的能力相当认可,要不是林北南个人贪玩,林家的事哪怕给到林北南手上,大哥相信林北南不会比他做得差,保不准会比他现在做得还要好。

    正是因为这点,虽然工作是累,但是大哥也从来不说,因为他知道大家各司其职,各有各的事去忙。

    挂了电话,林北南把手机给放兜里,沙发边齐沅父子在看动物世界,林北南走过去,在齐沅身边坐下,伸手去捏宝宝的小手,宝宝被打扰了,大眼睛斜了林北南一眼,林北南呵笑一声。

    宝宝把手给握着,不让别人来捏他的小手,专心看他的动画片,他喜欢老虎豹子这一类的,因为强大又漂亮。

    宝宝抓过齐沅的手,小手放在爸爸的大手里,齐沅低头看孩子这个小动作,笑得眉眼都柔軟。

    “齐沅,你男人手里那么多钱,你不拿点出来玩?”搞点什么投资之类的。

    “他一个人赚钱足够了。”不需要多他一个。

    就封覃手里的资产,光是存在银行的利息,都足够他们父子过得富足了。

    “你倒是真的完全不争了。”林北南眸光似乎锐利起来,审视着齐沅。

    “你想玩什么?”齐沅听出点这种潜台词。

    “我玩的东西多了去了。”林北南舔舔有点干涸的嘴唇,笑道。

    “那下次搞什么的时候,带我一个?”

    “不是你不赚钱吗?”

    “玩嘛,亏了算封覃的,赚了算我的。”齐沅带着自己的小心思说。

    “呵呵。”林北南不住点头,“齐沅,有你的啊!”

    关闭的房门这个时候打开,保镖打开的,外面进来一个人。

    齐沅看到陆晨走进来,抬手指向了一旁的茶几上:“衣服,换一件。”

    陆晨身上那件衣服都是泼上去的酒,他自己已经无所谓了,发现齐沅给他准备了衣服还有褲子,陆晨心底没由来的深深触动。林北南住在外面,不过经常回家蹭饭,大哥给他打电话,问他一点事,最近新出了一些政策,大哥和封覃关系一般,但是林北南跟封覃关系非常好,于是大哥给了林北南一个任务,让林北南去探探封覃的口风,他们那边也好随后做出点相应的计划和措施。

    林北南把事接过手里,言语间让大哥尽管放心,家里的事都是大哥在做,他这个外界眼底的纨绔弟弟,也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做。

    大哥对于林北南的能力相当认可,要不是林北南个人贪玩,林家的事哪怕给到林北南手上,大哥相信林北南不会比他做得差,保不准会比他现在做得还要好。

    正是因为这点,虽然工作是累,但是大哥也从来不说,因为他知道大家各司其职,各有各的事去忙。

    挂了电话,林北南把手机给放兜里,沙发边齐沅父子在看动物世界,林北南走过去,在齐沅身边坐下,伸手去捏宝宝的小手,宝宝被打扰了,大眼睛斜了林北南一眼,林北南呵笑一声。

    宝宝把手给握着,不让别人来捏他的小手,专心看他的动画片,他喜欢老虎豹子这一类的,因为强大又漂亮。

    宝宝抓过齐沅的手,小手放在爸爸的大手里,齐沅低头看孩子这个小动作,笑得眉眼都柔軟。

    “齐沅,你男人手里那么多钱,你不拿点出来玩?”搞点什么投资之类的。

    “他一个人赚钱足够了。”不需要多他一个。

    就封覃手里的资产,光是存在银行的利息,都足够他们父子过得富足了。

    “你倒是真的完全不争了。”林北南眸光似乎锐利起来,审视着齐沅。

    “你想玩什么?”齐沅听出点这种潜台词。

    “我玩的东西多了去了。”林北南舔舔有点干涸的嘴唇,笑道。

    “那下次搞什么的时候,带我一个?”

    “不是你不赚钱吗?”

    “玩嘛,亏了算封覃的,赚了算我的。”齐沅带着自己的小心思说。

    “呵呵。”林北南不住点头,“齐沅,有你的啊!”

    关闭的房门这个时候打开,保镖打开的,外面进来一个人。

    齐沅看到陆晨走进来,抬手指向了一旁的茶几上:“衣服,换一件。”

    陆晨身上那件衣服都是泼上去的酒,他自己已经无所谓了,发现齐沅给他准备了衣服还有褲子,陆晨心底没由来的深深触动。林北南住在外面,不过经常回家蹭饭,大哥给他打电话,问他一点事,最近新出了一些政策,大哥和封覃关系一般,但是林北南跟封覃关系非常好,于是大哥给了林北南一个任务,让林北南去探探封覃的口风,他们那边也好随后做出点相应的计划和措施。

    林北南把事接过手里,言语间让大哥尽管放心,家里的事都是大哥在做,他这个外界眼底的纨绔弟弟,也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做。

    大哥对于林北南的能力相当认可,要不是林北南个人贪玩,林家的事哪怕给到林北南手上,大哥相信林北南不会比他做得差,保不准会比他现在做得还要好。

    正是因为这点,虽然工作是累,但是大哥也从来不说,因为他知道大家各司其职,各有各的事去忙。

    挂了电话,林北南把手机给放兜里,沙发边齐沅父子在看动物世界,林北南走过去,在齐沅身边坐下,伸手去捏宝宝的小手,宝宝被打扰了,大眼睛斜了林北南一眼,林北南呵笑一声。

    宝宝把手给握着,不让别人来捏他的小手,专心看他的动画片,他喜欢老虎豹子这一类的,因为强大又漂亮。

    宝宝抓过齐沅的手,小手放在爸爸的大手里,齐沅低头看孩子这个小动作,笑得眉眼都柔軟。

    “齐沅,你男人手里那么多钱,你不拿点出来玩?”搞点什么投资之类的。

    “他一个人赚钱足够了。”不需要多他一个。

    就封覃手里的资产,光是存在银行的利息,都足够他们父子过得富足了。

    “你倒是真的完全不争了。”林北南眸光似乎锐利起来,审视着齐沅。

    “你想玩什么?”齐沅听出点这种潜台词。

    “我玩的东西多了去了。”林北南舔舔有点干涸的嘴唇,笑道。

    “那下次搞什么的时候,带我一个?”

    “不是你不赚钱吗?”

    “玩嘛,亏了算封覃的,赚了算我的。”齐沅带着自己的小心思说。

    “呵呵。”林北南不住点头,“齐沅,有你的啊!”

    关闭的房门这个时候打开,保镖打开的,外面进来一个人。

    齐沅看到陆晨走进来,抬手指向了一旁的茶几上:“衣服,换一件。”

    陆晨身上那件衣服都是泼上去的酒,他自己已经无所谓了,发现齐沅给他准备了衣服还有褲子,陆晨心底没由来的深深触动。林北南住在外面,不过经常回家蹭饭,大哥给他打电话,问他一点事,最近新出了一些政策,大哥和封覃关系一般,但是林北南跟封覃关系非常好,于是大哥给了林北南一个任务,让林北南去探探封覃的口风,他们那边也好随后做出点相应的计划和措施。

    林北南把事接过手里,言语间让大哥尽管放心,家里的事都是大哥在做,他这个外界眼底的纨绔弟弟,也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做。

    大哥对于林北南的能力相当认可,要不是林北南个人贪玩,林家的事哪怕给到林北南手上,大哥相信林北南不会比他做得差,保不准会比他现在做得还要好。

    正是因为这点,虽然工作是累,但是大哥也从来不说,因为他知道大家各司其职,各有各的事去忙。

    挂了电话,林北南把手机给放兜里,沙发边齐沅父子在看动物世界,林北南走过去,在齐沅身边坐下,伸手去捏宝宝的小手,宝宝被打扰了,大眼睛斜了林北南一眼,林北南呵笑一声。

    宝宝把手给握着,不让别人来捏他的小手,专心看他的动画片,他喜欢老虎豹子这一类的,因为强大又漂亮。

    宝宝抓过齐沅的手,小手放在爸爸的大手里,齐沅低头看孩子这个小动作,笑得眉眼都柔軟。

    “齐沅,你男人手里那么多钱,你不拿点出来玩?”搞点什么投资之类的。

    “他一个人赚钱足够了。”不需要多他一个。

    就封覃手里的资产,光是存在银行的利息,都足够他们父子过得富足了。

    “你倒是真的完全不争了。”林北南眸光似乎锐利起来,审视着齐沅。

    “你想玩什么?”齐沅听出点这种潜台词。

    “我玩的东西多了去了。”林北南舔舔有点干涸的嘴唇,笑道。

    “那下次搞什么的时候,带我一个?”

    “不是你不赚钱吗?”

    “玩嘛,亏了算封覃的,赚了算我的。”齐沅带着自己的小心思说。

    “呵呵。”林北南不住点头,“齐沅,有你的啊!”

    关闭的房门这个时候打开,保镖打开的,外面进来一个人。

    齐沅看到陆晨走进来,抬手指向了一旁的茶几上:“衣服,换一件。”

    陆晨身上那件衣服都是泼上去的酒,他自己已经无所谓了,发现齐沅给他准备了衣服还有褲子,陆晨心底没由来的深深触动。

推荐:看免费漫画,点我在线观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