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9文学网>其他类型>七零之佛系炮灰> 第108章 意外之喜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8章 意外之喜(1 / 1)

    顾明东心头微跳, 任由孙国栋拉着自己的手殷殷嘱托,异能不着痕迹的顺着两人相握的手腕,蜿蜒而上。

    他做得分外的小心, 生怕异能太过激动, 直接在孙国栋体内来一个大破坏。

    上辈子, 顾明东的异能是出了名的废, 除了超强感知之外并无他用,一直到这辈子异能一点点增强, 顾明东才知道不是异能废,是他这个主人太废,没给异能成长的空间。

    在山林之中,他能够操纵一切,山林的一切就如同他的身躯一般,如臂使指。

    但直接驱使异能进入别人的身体,这还是第一次,顾明东不得不加倍小心。

    一开始是艰难的, 人类的身体超乎寻常的复杂, 而顾明东为的是探测, 而不是像操纵野猪一般“粗暴”, 一旦发生意外的后果, 可不是顾明东能够承受的。

    但是, 很快一切变得顺利起来。

    平日里很不着调, 活泼的有些过分的异能, 在人体之内居然如鱼得水, 它似乎天生就拥有这样的魔力。

    孙国栋对此一无所知, 见大侄子愿意听自己说话, 越发开心起来。

    又有双胞胎和顾芸三个孩子在跟前, 孙国栋一个个摸着他们的小脑袋,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红包交给他们。

    双胞胎其实对这个姑丈没啥印象,毕竟当时他们还太小,但顾亮星一点没见外,很是自来熟的靠在孙国栋身上说话。

    孙国栋下意识的想搂住他,才发现顾明东一直拉着自己的手没放。

    他刚要说话,就见顾明东从后撑住自己:“阿星,你太沉了,别全压在姑丈身上。”

    孙国栋忙道:“别说孩子,阿星就靠着姑丈吧,姑丈不累。”

    转眼把刚才的疑惑忘了,还对着孙强说:“你瞧瞧阿星阿晨多乖,你啊,多听听你妈的话好好找个对象,早点把婚结了,那我也放心了。”

    孙强一声哀嚎,转过身不想说话。

    无人可见的异能小叶片,却渗透了肌肤,穿透了肌理,顺着并不顺畅的血液,到了一切的根节点。

    顾明东脸色如常,心底却越发觉得古怪,只因为自己这位姑父孙国栋的体内,居然有丝丝缕缕的能量残留。

    方才一瞬间,他还以为是异能的感应出了错,谁知道一探测才知道是真的!

    顾明东猛然想起孙淑梅的那颗玻璃珠,与其他的舍利子不同,那颗玻璃珠没有封锁能量的黑色外皮,能量一直在外溢。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那些能量已经微乎其微,散落在孙国栋身体各处,只有异能活跃在其中的时候,才能察觉到这种异常。

    难道就是这些能量的存在,才导致孙国栋瘫痪?

    顾明东觉得哪里不对劲,索性放任异能的叶片继续摸索,却强令禁止它吞噬那些星星点点,以免影响到孙国栋的身体。

    很快,顾明东神色微微一变。

    孙国栋见他面露异样,还以为他烦了自己的唠叨,笑着说道:“姑父年纪大了,说起话来没完没了,阿东,你别介意。”

    顾明东却抬头问了句:“姑父,刚才听表哥他们说,你现在每隔一段时间去针灸,身体比以前好了很多,那医生真的那么厉害吗?”

    一提起这事儿,孙国栋连忙点头:“可不是,不愧是省医院的专家,就是有些费钱。”

    又是去省城,又是吃住,还得看医生,花的钱可实在是不少。

    孙强在旁边剥花生吃,听见这话就说:“爸,只要你身体能好起来,花点钱算什么。”

    孙国栋欣慰儿子女儿都孝顺,为他花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但又愧疚自己拖累了儿女。

    “姑父,既然这样的话多针灸几次,你是不是就能好了?”顾明东问道。

    孙国栋却连忙道:“现在这样就不错了,医生也说了,针灸次数太多反倒是事倍功半。”

    其实他心底是不舍得花钱的,觉得自己能坐起来就不错了,手也能动,好歹能照顾自己,家里头钱要是花光了,他儿子怎么娶媳妇,女儿又怎么嫁人。

    孙国栋心底明白,要不是自己拖累着家里,他家孙强也不能一直找不到对象。

    顾明东看向孙强:“要是钱不凑手的话,我家还有一些。”

    孙强连忙道:“够了,不是钱的问题,医生是这么说的。”

    “他还教了我们一套按摩操,说每天给爸按一按也能有点效果。”

    顾明东心思一动,笑着说道:“那咱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姑父,不如我也学着给你按摩按摩?”

    孙国栋摇头道:“大过年的来做客,哪能让你做这个。”

    谁知道顾明东已经起身了:“姑,我给姑父按按,你同意不同意?”

    顾秀秀在里头听了,倒是笑:“行啊,这有啥不同意的,阿强你教着点,国栋,你也享一享外侄子的福气,别人求都求不来。”

    孙国栋无奈的笑起来,顾明东已经弯腰直接把人抱进去了,

    孙国栋趴在床上,孙强先按起来,一看就知道他平时常常干,手势很熟练:“就是这几个地方,那医生说经常按按能活络气血。”

    顾明东看了一会儿,问道:“让我试试。”

    孙强就站在旁边看。

    顾明东记忆力特别好,按得半点不差,看得孙强啧啧称奇:“你才看一遍就记住了,当时医生教的时候,我学了好几天才记住。”

    “大概是我有这个天分。”

    顾明东笑了笑,手顺路到了腰部位置的穴道,一按下去,孙国栋就发出一声惊呼声。

    “姑父,是不是重了?”顾明东低头问道,在他手指底下,异能从皮肤底下冒出来,叶片上面沾惹了灰色,显得有些可怜巴巴的。

    顾明东手掌飞快的抹过去,一下子将那些灰色捻成一颗小珠子,顺手扔在了床脚的位置。

    灰色物质一出来,顾明东先松了口气,迅速的将异能回收,偏偏异能回来的时候还好夹带私活,直接将其中几个星星点点直接吞噬了。

    顾明东眼神一变,生怕造成不好的影响,再看孙国栋脸色依旧红润,甚至比方才还好了一些,他才微微安心,心底却暗道异能欠收拾。

    孙国栋对此一无所知,缓了一下反倒是笑道:“没,力气刚刚好,还挺舒服的。”

    孙强刚才也吓了一跳,见孙国栋没事才松了口气:“阿东,看来你还真有天分,我按了那么多次,我爸都说没啥感觉。”

    孙国栋乐呵呵的说:“你按得也舒服,但不知道怎么的,刚才阿东按完那一下,我觉得浑身都舒坦了。”

    “那我多给您按一会儿。”顾明东笑着说道。

    一直停留在他体内的灰色物质被异能带了出来,原本凝滞阻塞的气血通畅了,孙国栋自然觉得舒服了许多。

    顾明东甚至觉得,孙国栋之所以瘫痪就因为这东西的存在,如今身体痼疾已经去了大半,说不定真的能恢复如初。

    当然,他此刻没提这个,说了万一没成,孙国栋一家反倒是失望,不提等到时候恢复了,那就全都是惊喜。

    这一按就到了中午时分,顾秀秀做完了饭,进屋一看倒是乐了:“怎么还在按摩呢,快准备吃饭了。”

    孙强没让顾明东动手,自己抱了孙国栋出去。

    顾明东出去的时候,拉着孙淑梅问了句:“淑梅,你送老二的那颗玻璃珠子,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捡到的吗?”

    孙淑梅有些奇怪他忽然问这个,但还是回答:“有些记不清了,好像,好像是我爸出事前没多久。”

    顾明东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对玻璃珠的秘密一无所知:“你捡到的时候,那颗玻璃珠有什么特别吗?”

    “没什么特别啊,就普通的弹珠。”孙淑梅想了一下,忽然说道。

    “那颗玻璃珠是瑕疵品,一开始外头有些黑乎乎的东西,差不多半颗珠子都没遮住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掉了。”

    就因为瑕疵的厉害,当时白小花还奇怪她为什么要捡回家。

    想起已经死去的白小花,孙淑梅的心情顿时有些低落。

    顾明东挑眉问道:“怎么掉了,你擦掉的?”

    “我捡到后不久爸就出事了,当时忙里忙外的哪里顾得了这个,还是有一次洗衣服的时候才掏出来,那时候黑乎乎的东西已经掉了。”孙淑梅猜测道,“大概是洗衣服的时候用了肥皂,泡久了泡掉了吧。”

    顾明东心底却觉得没那么简单。

    吃饭是时候,孙国栋忍不住满嘴夸道:“秀秀,阿东按起来比阿强强多了,按完之后我整个人都觉得舒坦。”

    顾秀秀心底觉得好笑,认为孙国栋纯属是心情好,这都是心理作用。

    但瞧着丈夫高兴的模样,她也不泼冷水,反倒是说:“你觉得舒坦就行,来,多吃点。”

    顾明南在旁边喊道:“姑父,等我这手好了,我也学着给你按按,肯定不比我哥差。”

    “那我可等着了。”孙国栋笑着说:“感觉胃口也回来了,今天我能吃两大碗。”

    自从瘫痪在床,孙国栋一直没什么胃口,吃的少了,人也瘦弱了许多,一直到去省城看了好的医生才勉强恢复了一些。

    一听这话,顾秀秀也忍不住高兴起来:“那你多吃点,自家侄子家不怕你吃。”

    顾明西也笑道:“是啊姑父,你多吃点,吃得越多我们越高兴。”

    倒是顾明东心思不在这儿,瞧着孙国栋的反应若有所思。

    等吃完了饭,顾秀秀就赶着孩子们出去走走,说:“这大过年的,别一个个都待在家里头,你们也出门走走,多跟年轻人说说话。”

    就连顾家姐妹都被赶了出来,顾四妹无奈道:“姑姑连碗筷都不让我搭手。”

    孙淑梅笑着拉住她:“算啦,我妈一腔母爱无处散发,摩拳擦掌一整年就等着今天回娘家,咱们要是帮忙她反倒是不高兴,难得来一趟,你们索性陪我到处走走。”

    顾明东跟孙强两个远远的跟在弟弟妹妹后头,孙强撞了一下身边的表弟:“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顾明东没说实话,只说:“大过年的被闹了个不痛快,有点心烦。”

    心底却在琢磨孙淑梅捡到那颗玻璃珠,跟孙国栋受伤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孙强觉得自己要有这么个舅舅,肯定也心烦的很,很同情的拍了拍表弟的肩头:“别想了,反正他又做不了你的主。”

    顾明东笑了一声:“也是,不过阿南和小西大了,最近上门来说亲的人越来越多。”

    孙强耸了耸肩:“还不是见你们家起来了,这才有人说媒,这是好事儿。”

    “那你呢?我姑没给你介绍?”顾明东还记得顾秀秀整天念叨孙强不肯去相亲。

    孙强叹了口气:“哎,我就别提了,就没遇上过合适的。”

    “上次我妈介绍的那个,都不知道她从那个胳肢窝找来的,她自己是个临时工,长得也不怎么样,还嫌弃我家拖累多,一开口就要求结婚后分开住,还让我把工资上交。”

    “那话说得别提多难听了,还说我妈是个农村妇女,在城里头没个工作,以后不能传给儿孙,你听听这是人话吗,要不是看她是个女人,非得让她横着出去不可。”

    “你说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他们是为了我好,还是想害死我。太不靠谱了。”

    一提起自己那几次奇葩的相亲,孙强只觉得脑门疼,他也不是不想娶妻生子,实在是没找到合适的。

    就上头那样的,他回家都不敢实话实说,生怕父母听了心里头难受。

    拖得时间越久,孙强越觉得没劲,明明别人介绍的时候一五一十说起过他们家的情况,他是家里头唯一的儿子,不可能放着爹妈不管,偏偏见了面说什么的都有。

    就好像他爸瘫痪在床上,连带着他也出门就低人一等似的。

    这次轮到顾明东安慰他了:“其实你也就二十出头,不着急。”

    孙强也说:“我是不急,你瞧我妈急得跟什么似的,恨不得我今天结婚,明天就生一对双胞胎,三年抱俩给她生满十个。”

    顾明东忍不住笑起来。

    孙强没好气的瞪着他:“笑什么,那也是你姑,你看着吧,等过两年操心完我的,她又得开始操心你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冷不丁打了个哆嗦。

    忽然,孙强停了脸上的笑意,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严海给我写信了,信上说,他有了新的喜欢的姑娘。”

    这话倒是让顾明东奇怪了一下:“真的?”

    “反正他是这么写的,也没多写,只说那个姑娘什么都好,就是身体有些不好,不太适应下乡的生活。”

    孙强跟严海十多年的朋友,心底也为他高兴:“他能想开也挺好的,以前老惦记着白小花,当初走的时候还让我看着一些……”

    “谁想到他才走了不到一年,白小花就去世了。”

    “至今我都想不明白,你说白小花到底嫌弃严海哪里,怎么就看中那个刘大柱了?”

    顾明东只说了句:“有缘无分吧。”

    孙强叹气:“可不就是有缘无分……我现在也没告诉严海这个消息,怕说了他不管不顾的要赶回来。”

    顾明东却说:“他都有新的对象了,肯定不至于。”

    “你不懂,阿海他对白小花那叫……叫真爱。”孙强如此说道。

    说完之后,忽然又觉得哪里不对,如果白小花是真爱,那现在的这个对象算什么?

    孙强拍了一下脑袋,没再多话。

    老顾家一群人慢慢走,男的高大挺拔,女的娇小可爱,有一个算一个都长得分外出色,顿时吸引了生产队不少人的视线。

    知青所里,吴梦婷伺候着钱知一吃完饭,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钱知一的腿得好好养着,他回来之后就直接躺着完全不下床,吃喝拉撒都靠吴梦婷伺候着。

    一开始,吴梦婷为着心底的主意,倒也做得心甘情愿,钱知一也表现得温柔体贴,两个人还算融洽。

    但随着时间越来越久,钱知一在床上躺的时间长了,脾气也跟着一块儿涨了起来,对吴梦婷越来越不耐烦。

    不是嫌弃她做的饭难吃,就是挑剔她伺候的时候不够细心,弄疼了自己。

    吴梦婷好歹也是千娇百宠的长大,就算以前是她暗地里讨好钱知一,明面上钱知一对她也十分不错的,她哪里受得了这个。

    更别提钱知一觉得自己受了伤要好好养养,拿出钱来大吃大喝,钱三叔送过来的钱财迅速的消耗着。

    到了年底,钱知一两人已经捉襟见肘。

    这俩人都是没吃过苦头的,在顺境之中自然恩恩爱爱,遇到了困难,难免生出龃龉来。

    矛盾顿时更为激发,两个人大吵了一架,到现在都没完全和好。

    吴梦婷倒是也没彻底放下钱知一不管,但直接把碗筷往桌上一扔,爱吃吃,不吃她转身就收走,不再纵容着钱知一挑剔。

    她这么一冷,钱知一反倒是收敛了一些,毕竟现在除了吴梦婷,别的人他也靠不住,年前发出去的信也一直没回音,也不知道家里头怎么样了。

    ,这天,两个人吃完了一顿无滋无味的饭菜,吴梦婷勉强收了碗筷就往外走。

    “梦婷。”钱知一终于底下高傲的透露,“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不得不说,钱知一摆出深情款款的模样来,还是挺能骗女孩子的,吴梦婷瞧着也脸色一缓,停住了脚步。

    钱知一伸手拉住她:“对不起,我腿受伤了,这几日一直隐隐作痛,这才忍不住对你发了脾气,你知道的,从小到大我唯一喜欢的女孩子就是你,要不是……我怎么舍得你辛苦。”

    吴梦婷彻底软了下来,反握住他的手:“知一哥哥,我知道的。”

    “那天我也有不对,是我没能让你好好养伤,怪我从小也没学过做饭这些,如今让你吃都吃不好。”

    钱知一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却还是安慰道:“你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哪里需要会这些。”

    “梦婷,你相信我,我以后一定会补偿你的。”

    以前他最喜欢吴梦婷娇娇弱弱,什么都不会的模样,看着就觉得这个女人是全心全意依赖自己的,可是现在,钱知一只恨不得吴梦婷十项全能,让自己好少吃一些苦头。

    吴梦婷不知道他的心思,总算露出个笑容来,又问道:“知一哥哥,我相信你。”

    “但是你这伤还不知道要养多久,也不知道你要找的东西,会不会被别人发现?”

    “不可能!”钱知一瞬间有些失态。

    迎着吴梦婷的目光,钱知一勉强笑道:“梦婷,你放心吧,那个地方除了我意外,谁都不可能找到。”

    自从那一日受了伤,一切都冲着不顺利的方向走,钱知一眼皮子每天都在跳,总觉得时时刻刻有不好的事情在发生。

    幸亏知青所安安静静,除了他们两人没有其他,这才让钱知一好受了许多。

    吴梦婷将信将疑,却也不敢继续试探,暗骂钱知一说的好听,实际上却没有那么信任自己,要不然为什么不直接把地图给他。

    两人之间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裂痕,却不约而同的选择掩饰。

    吴梦婷从知青所走出来,想到这么冷的天气,她却还得去洗刷碗筷,心底顿时更不得劲。

    就在这时候,她瞧见老顾家一群男男女女从大路上走过,顾家三位姑娘手挽着手,笑盈盈的说着话。

    顾明西和顾明北甚至都穿上了新衣服!

    一想到自己得辛辛苦苦照顾钱知一,却还要挨骂,大冬天的还得用冰冷的河水洗碗块洗衣服,而老顾家的女儿却能吃饱了到处乱跑,完全不用干活。

    吴梦婷只觉得心底长出了一只名为嫉妒的虫子,在不断的啃噬着她的心。

    蓦然,吴梦婷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双手,曾经被钱知一夸赞过的纤纤玉手指如葱根,现在却发红发肿,如破了皮的馒头。

    吴梦婷只觉得一阵阵揪心,一切都跟父亲的承诺不一样,钱知一也像是变了个人,那她呢,她真的要坚持下去吗?

    另一头,孙强忽然撞了一下顾明东:“阿东,你看那边。”

    顾明东回头扫了一眼,就瞧见知青所门口,吴梦婷正出神的看着他们一行人。

    孙强压低声音道:“那边的小姑娘一直盯着你,你俩认识?”

    顾明东却已经淡定的回头:“城里来的知青,不太熟。”

    孙强也只是随口一提,没再说话。

    顾家姐妹正跟孙淑梅说话,一会儿,孙淑梅回头问:“大哥,表哥,我想去看看刘爱花,你们要一起去吗?”顾明南就说:“我们去干什么,去了他们还不自在,阿强哥,要不咱们去三叔家转转?”

    孙强一听立刻答应下来,他也懒得再碰跟白小花有关的事情。

    倒是顾明东说:“你们把阿星阿晨也带过去,我陪他们去那边看看。”

    顾明南也不觉得奇怪,拉上双胞胎走了。

    孙淑梅之所以想去看看刘爱花,还是想问一问白小花生前的事情。

    顾明东目送两个妹妹进了屋子,就拉着顾芸去了另一头。

    郑通冒出头来,瞧见他们过来就笑了:“早听见你们的声音了,给,这是最后五个字。”

    顾明东微微挑眉,接过那张纸,心底难得有些激动,那封藏在宝箱之中的信终于可以翻译出来了。

    那封信里头,到底写了什么?

    顾明东心有预感,也许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能在那张纸上找到答案。顾明南就说:“我们去干什么,去了他们还不自在,阿强哥,要不咱们去三叔家转转?”

    孙强一听立刻答应下来,他也懒得再碰跟白小花有关的事情。

    倒是顾明东说:“你们把阿星阿晨也带过去,我陪他们去那边看看。”

    顾明南也不觉得奇怪,拉上双胞胎走了。

    孙淑梅之所以想去看看刘爱花,还是想问一问白小花生前的事情。

    顾明东目送两个妹妹进了屋子,就拉着顾芸去了另一头。

    郑通冒出头来,瞧见他们过来就笑了:“早听见你们的声音了,给,这是最后五个字。”

    顾明东微微挑眉,接过那张纸,心底难得有些激动,那封藏在宝箱之中的信终于可以翻译出来了。

    那封信里头,到底写了什么?

    顾明东心有预感,也许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能在那张纸上找到答案。顾明南就说:“我们去干什么,去了他们还不自在,阿强哥,要不咱们去三叔家转转?”

    孙强一听立刻答应下来,他也懒得再碰跟白小花有关的事情。

    倒是顾明东说:“你们把阿星阿晨也带过去,我陪他们去那边看看。”

    顾明南也不觉得奇怪,拉上双胞胎走了。

    孙淑梅之所以想去看看刘爱花,还是想问一问白小花生前的事情。

    顾明东目送两个妹妹进了屋子,就拉着顾芸去了另一头。

    郑通冒出头来,瞧见他们过来就笑了:“早听见你们的声音了,给,这是最后五个字。”

    顾明东微微挑眉,接过那张纸,心底难得有些激动,那封藏在宝箱之中的信终于可以翻译出来了。

    那封信里头,到底写了什么?

    顾明东心有预感,也许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能在那张纸上找到答案。顾明南就说:“我们去干什么,去了他们还不自在,阿强哥,要不咱们去三叔家转转?”

    孙强一听立刻答应下来,他也懒得再碰跟白小花有关的事情。

    倒是顾明东说:“你们把阿星阿晨也带过去,我陪他们去那边看看。”

    顾明南也不觉得奇怪,拉上双胞胎走了。

    孙淑梅之所以想去看看刘爱花,还是想问一问白小花生前的事情。

    顾明东目送两个妹妹进了屋子,就拉着顾芸去了另一头。

    郑通冒出头来,瞧见他们过来就笑了:“早听见你们的声音了,给,这是最后五个字。”

    顾明东微微挑眉,接过那张纸,心底难得有些激动,那封藏在宝箱之中的信终于可以翻译出来了。

    那封信里头,到底写了什么?

    顾明东心有预感,也许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能在那张纸上找到答案。

推荐:看免费漫画,点我在线观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